admin 12月/ 1/ 2019 | 0

近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新确认了一名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周万荣

昨天上午,周万荣的名字被镌刻在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上,成为“哭墙”的第10665个名字。

周万荣的女儿陶秀华(原名周成娣)当年10岁,她回忆:

12月14日早晨

4、5个日本兵带着枪到她家附近搜人

父亲周万荣和其他4、5个中国人被日本人发现并抓走

她和一个5岁的小妹哭着追了出去

从热河路一直追到挹江门

被日本人用枪赶了回去

自此再也没见过父亲周万荣

82年过去了,我们没能获得周万荣生前的照片,无法知道他的相貌。

但他和他遭受的劫难,我们不会忘记!

“哭墙”的名字写了3年

让这段历史更加清晰

“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全长43米 高3.5米,目前已共刻有10665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姓名。

从2017年开始,每年这个时候志愿者们就会一笔一划把遇难者名单墙上一万多个名字,一一描新。

昨天虽然有太阳,但户外体感只有5℃,死难者名单墙描的大学生志愿者们,依旧在一笔一划为死难者姓名描新。下午他们就将完成4万多字的描新工作。

感谢他们,感谢他们两周以来不计付出、辛苦的工作。

11月15日,今年的描新工作开启。来自南航金城学院、南京审计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们,将“哭墙”上的名字,近4万字逐一“描新”。

一笔一划,一撇一捺,他们的描画让遇难者的名字更加清晰,也让这段历史更加清晰。

登记在册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只剩80人

一周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朱惟平病逝,享年91岁。

朱惟平证言:

1937年朱惟平9岁,住在南京秦淮区俞家巷和陆家巷交汇处的大杂院中,正在读私塾。

南京大屠杀发生时,一家人慌慌张张地躲进现在南京市鼓楼区的沈举人巷和慈悲社交汇处的难民营中逃难,用芦席在难民营中搭个小篷。那时正值寒冬腊月,全家就睡在四处透风的草地上。吃的是稀溜溜的粥,没有菜,更看不到肉。

大屠杀期间,朱惟平在难民营门口的小水塘中看到横七竖八飘着七八具中国战俘的尸体,还看到电线杆子上绑着国民党士兵的尸体。

两周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桂珍去世,终年102岁。

杨桂珍证言:

“南京大屠杀暴行发生时,我20岁,日本人到处烧房子、杀人,我们只能藏在地洞里躲避追捕,我为了防止被日本人施暴,就用土灰糊在脸上。后来,为了躲避日本人,我们一家跟着同乡跑反,途中日本飞机仍在炮轰。”

至此

今年已有11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

他们一生背负血泪记忆,深藏着中国那段最屈辱的历史,见证了中华民族的苦难和辉煌。

见证者正在凋零

但真相永不沉没

┃来源:中国青年报(整理:张力友)综合自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李凌 俞月花 赵伊汉 凌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人民日报

中国青年网微信

责编:周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sae16-audits.com